WeWork进驻中国,主打上海弄堂文化设计

2016/11/11

4 个月前,美国联合办公初创企业WeWork 拿到第 F 轮融资 4.3 亿美元,由北京私募股权公司弘毅资本及其母公司联想控股领投,估值达到 160 亿美元,在全球初创公司市值排行榜位列第 6 。而在中国,WeWork 的模仿者接连出现。优客工场、SOHO3Q、车库咖啡以及 3W 咖啡等一众提供类似服务的产品出现。根据互联网商业办公租赁平台优办网 6 月统计的数据,到目前为止中国共享办公空间大约有 2300 家。

7 月 1 日,创立 6 年的正版 WeWork 进入中国市场,在上海延平路静安 WE 国际文化创意中心正式开幕,可以容纳约 500 人左右同时办公。

WeWork 占据了上海"静安 WE" 国际文化创意中心的二至三层,这里原是 1927 年中国首家机械印染厂达丰漂染厂的旧址。2015 年,意大利建筑师 Stefano Boeri 为"静安 WE "植入了中庭森林、垂直瀑布与水城花园等公共景观。


沿着武定路走过去正对着的,便是"静安 WE "的中庭森林景观,沿街两侧的底商是丹麦家居品牌 HAY 与主打健康有机餐饮的悦衡食集。坐中庭的电梯向上,少见的垂直鱼缸设计令人眼前一亮。


延平路是曾经的英国租界,毗邻静安寺商圈,这里依然保留着老上海标志性的弄堂风貌,操刀 WeWork 空间设计的室内设计师 Christina Jih 设计灵感正是源于老上海弄堂的建筑外观,以及上海中西并包的特质。

一来到二楼,便能一目了然 WeWork 的前台。撑起前台立柜的是 20 余台设计师从跳蚤市场淘来的老旧电视机和录音机,后方的玻璃上是用白色的霓虹灯拼出的上海话" NONG HAO "的大写字母,目的是想用上海人的方式欢迎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怀旧和本土化的设计语言不只体现在前台。在这个以原木色为主调的空间里,你随处都能发现各种勾起旧时回忆的设计语言或是老物件。Christina Jih 来到上海工作已有两三年的时间,设计中也处处藏着她对这个城市的体察。

比如位于公共休闲空间中的钢筋铁格栅结构,WeWork 中国总经理卢书成解释说:"这里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上海在传统与现代交融中城市建筑的变迁。"钢筋铁格栅交错构成的置物架上摆着各式书籍、盆栽和一些老旧收音机等装饰品,形成了一道既有一定的私密性,又不失通透感的屏障,内部藏着几把椅子和一张圆桌,供人们在这里交谈、沟通,抑或是独处。


在公共空间,除了开放的饮食区和休憩角,可供所有会员休闲、交流、举办各类活动,还有一张乒乓球桌可用作娱乐。


沿着橡木结构的走廊在空间中穿梭,会员可以通往会议室、电话间还有休憩角等,路过打印间你还会撞见搪瓷杯盆这一类古董玩具,或是老上海知名牛奶糖品牌大白兔奶糖的罐子。

会议室的墙壁上,也随处可见代表上海里弄传统游戏、上海街道风貌等的图案或花纹,比如大白兔壁纸的电话间、以中国象棋为主题的会议室、以七巧板为主题的会议室,以及根据上海弄堂的窗户造型设计的壁纸的会议室,甚至还有专门布置的上海里弄风格的小会议室。仅供一人就坐的电话间也有特别设计,当你走进电话间关上门时,门上方的" On Air "灯会自动亮起,明示别人这一时间不想被打扰。

上海里弄风格的小会议室

公共区域之外,办公区域的风格则要沉静很多,整齐划一的玻璃门窗将空间分成单人间、双人间以及多人间,落地式玻璃显得办公区域通透明亮,隔音玻璃的使用也保证了各空间之间互不打扰。偶尔从走廊路过,你还能看见趴在专心工作的主人身边大大的沙皮狗。


洗手间的内部则是用马赛克式的墙砖装饰的,设计师还利用了地砖和墙砖的不同颜色来创造出阴影的效果。


除了硬件设施,与 WeWork 在全球其他地方的软服务设施一样,包括咖啡、果汁、柠檬水在内的饮品都是免费提供给会员,值得注意的是,同样免费提供的啤酒也呈现出本土化元素,是"啤酒世界杯"上获得美式琥珀拉格组别第二名奖项的上海精酿酒厂拳击猫(Boxing Cat Brewery)。

目前,WeWork 静安 WE 空间的入驻率已超过 70%,包括技术公司、O2O 公司、中介机构、会务公司以及文创公司等,小至一两人,多至数十人,但 Ole Ruch 和卢书成都拒绝透露更为详细的客户名单。

在不久前的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上,SOHO 中国总裁阎岩曾把共享办公在中国发展的状况比作"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那相对来说已"长大成人"的 WeWork 虽然初涉中国市场,步子却要迈得大一些。

不过,初初落地中国的 WeWork 是否能够站稳脚跟、是否会遭遇水土不服,还不得而知。在谈及与国内一众共享办公空间的比较中,Ole Ruch 认为 WeWork 的长处在于其在社区氛围方面的 6 年经验积累。而现在,不管是优客工场的 Ushare 沙龙,还是 SOHO 3Q 的潘谈会,都是在社区运营方面的尝试。

(图文来自好奇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