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现场嘉宾专访——黄养先生(HMD 工程咨询股份有限公司设计合伙人)

2018/06/19

在刚刚闭幕的2018上海国际酒店用品博览会(二期)暨上海国际酒店工程设计及商业空间系列展上,主办方“上海博华国际展览有限公司”联合“REARD中国地产设计网”及“REARD地产星设计大奖组委会”举办了“邂逅•文旅地产2018+时代”论坛,邀请了数位行业大咖来作新文旅地产的中国适用案例分享。在论坛上,我们听到了一个充满中国美学意味的建筑设计理念《设计中的克制与留白》。



“留白”,是中国艺术作品创作中常用的一种手法,它指书画艺术创作中为使整个作品画面、章法更为协调精美而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留有想象的空间。通常概念中,留白被广泛用于研究中国绘画、陶瓷、诗词等领域,而把“留白”的理念运用到建筑设计中,无疑发自对中国传统建筑美学的深刻理解和热爱。

提出这一理念的,是HMD设计合伙人、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黄养。黄养具有15年的建筑设计、城市规划方面的丰富经验,特别善于发掘建筑的潜在价值,并赋予每个项目独特的情感。他曾任职于上海建筑设计院、阿特金斯、天华等设计机构,参与莫干山裸心堡项目。2016年加入HMD,并成立黄养工作室,设计项目有安吉悠隐南山度假别墅、上海院子、四川青莲文化艺术中心、古巴美丽山度假酒店等项目。

在规划“安吉悠隐南山度假别墅”项目时,黄养极力说服开发商将建筑容积率从约1.0降低到了0.46,最大限度地保留自然原始的风貌、让建筑与环境完美相融,也贴合了他追求的诗意留白。设计吸收自然的灵感,建筑与山相互呼应,屋顶在夜间被灯光照亮,像一朵云彩飘在别墅区入口上空,成为整个项目的精神地标。



禅修中心是黄养及其团队最具创意的尝试。“我们设置了5个大小不一的方盒子,盒子采用反射玻璃,建筑完全融入环境。人们来到这里就好像进入仙境,漂浮在茶园之上。在这个设计中,人有了一个慢下来、沉静下来的空间。人不但与建筑之间存在互动,更获得了与这片茶园互动的机会。相信,无论是参悟禅意的饱学之士,还是只追求片刻宁静的都市过客,都能在这里感受到与建筑、与自然交流的不同感受。”



青莲是诗人李白的故里,“当时它未来功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为我们的设计带来了一些挑战,但最终我们通过长方形的预留空间和不完全反射镜面的立面设计,成功设计了一个自由而又诗意的空间。”



在演讲结束后,“家具在线中文站”有幸对黄养进行了采访。

JJGLE: 您这次演讲的主题是《设计中的克制与留白》,如何来理解“克制”与“留白”这两个词?

黄养: 这两者是有相互关系的。所谓克制,就是不要过度设计。我曾经在成都周边的一个小村落中,看到他们为了配合开发而请设计师做出的许多改造整理,但是你会发现在短时期内这里被过度设计了。到这里的人想看到的是当地的原住民如何生活、如何与环境共处,但是因为设计的痕迹太重,原始的风貌已经被遮盖、消失了。这就是过度设计,“克制”就是要有所保留地、不以设计技巧作为展示的设计。

同时,设计也不仅仅是客观分析、物质构建的过程,它也是精神的,这就需要“留白”的展现方式。不做过度的设计、不设固定的模式、为使用者预留想象空间,让不同的人产生不同的使用感受。

JJGLE:“留白”这个词,让人联想到徽派建筑的白墙黛瓦,那么在中国各地不同的建筑式样里,哪一种对您的影响最深刻?

黄养: 我喜欢苏州园林,它将文人绅士的生活、艺术和哲学完美地融合起来。它的是一种精致艺术的产物。苏州园林通过植物、水体、建筑群巧妙的结合为一体,以一种不事炫耀的方式营造意境,并非浅止于感性体验,更是旨在追求富有哲理性。

JJGLE:您参与设计了许多文旅地产项目,您觉得民俗、小型精品酒店、度假村等不同形态的建筑,在设计或规划上各自侧重点在哪里?

黄养: “民宿”的规模比较小,往往投资者就是直接的经营者、甚至也是居住者,它不需要去满足所有人的喜好或者酒店标准化的要求,而是需要做好自己的特色,有独特性,比如我在日本直岛住过一家民宿,它的主人是一位艺术家。它融入了这位艺术家的想法、艺术作品,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更理解这位艺术家的作品所传达的信息。但要注意的是,民宿设计中也需要克制,因为一讲特色,人往往就容易不自信,而不自信就会加入太多东西去充实展现,却反而容易失去意境。

小型精品酒店一般定位高,但由于它的体量、面积与大型的度假村有所差距,所以它需要塑造自己独特性的同时,平衡建造成本、营运成本。

度假村往往体量比较大,它需要具备非常好的包容度,让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消费者的功能需求、审美需求都能得到满足,同时应具备不同维度的体验。比如我们的一处度假酒店,地形非常陡峭,所以在交通方式的选择上,除了电瓶车,还设计了悬崖缆车,下到水边还有船,就是水陆空的三种方式结合,这些都是经过专业分析、贴合于整个环境的,但又会给人非常特殊的体验。

JJGLE:您有想过设计家居吗?

黄养: 我在十多年前设计过一把椅子。我当时看到一把废弃的钢椅,虽然它的靠背和坐垫都没有了,但是我被它钢制椅腿的纤细之美所打动。我先是对这把废弃的椅子打磨、上漆,再找了牛皮面进行切割并编织成椅面及靠背,到现在为止我也保留着。我也希望有机会像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一样,在项目中加入自己的家具作品。

JJGLE:您如何发掘设计灵感?

黄养: 设计是一系列理性的逻辑推导,但又不仅仅是理性和逻辑。但在理性和逻辑的基础之上,我们要赋予它情感。灵感一般在我精力充沛或是大脑放松的时候产生。一般早上九点半至十一点是我一天精力的巅峰时间;在我洗碗或洗澡时,是大脑最放松的时间。项目设计开始之后,我先做好理性的分析工作,然后利用这三个时间段,捕捉的设计灵感。所以如果我将来建造自己的房子,厨房和卫生间一定是重点设计对象。

JJGLE:您最喜欢的度假目的地?

黄养: 我很喜欢巴厘岛,那里的有独特的地域文化,而且岛上有一系列高品质的酒店,提供世界一流的服务。我希望到有山水,有人文、有建筑、有服务这样的目的地度假。

JJGLE:从安吉到青城山甚至到古巴,您的项目足迹非常广阔,接下来会想选择什么地区的项目作设计呢?

黄养: 作为设计师,都希望也需要在不同的地域环境中去历练,我个人很期待可以在沙漠、戈壁这样的环境中做一些设计项目,而且我相信随着旅游市场的发展,一定有这样的机会。